從美國教育成就的評估看台灣教育成就的發展

張靜瑩/國立暨南大學教育政策與行政研究所

 

壹、前言

由於社會的快速變遷,人類逐漸打破時間與空間的假設。追求速度已成為增強競爭力的訴求,在有限的人類生命裡,「兵貴神速」不無道理。因而各國奔相走告從事教育改革的浪潮也持續快速地拍打著。打破國界的地球村之理念更是摧毀了封閉的教育系統,必須開放自己的教育系統,與他國的教育經驗相互交流,才能收「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的效用。  

孫志麟(民85)曾言及教育是一個複雜的歷程,很難衡量其成就。亦即教育成就涵蓋的內容非常廣泛,所涉及的因素亦相當多元,尤其在進行國際或區域教育比較時,各國社會、經濟與文化的發展都存在著極大的差異,再加上教育理念與教育政策的不同,其教育成就便有所差異。儘管如此,重視「教育成就」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參酌他國教育經驗仍然是追求高教育成就的途徑。  

為了提昇教育成就,各國莫不立定決心改革教育,也在教育上投資了大筆的經費與精力。然而,沒有評估的改革容易流於形式,失其本意與成效。我們很難知道,教育改革是否提昇了教育的成就?教育改革是否朝向更進步的方向?教育的投資是否得到應有的效益?我們孜孜不倦的努力是否讓教育成就爬升了呢?這些答案都是每一位致力於教育者的內心迫切想得知的。  

美國在教育上的行動為全世界所矚目。在1960∼1970年間,開放教育的出現、標準的放鬆、薄弱的課程產生了“美國教育史上第一個重要技能的衰微”(Stedman,1998)。故在1983年四月,美國國家教育促進委員會(National Commission onExcellence in Education)出版了一份名為「危機國家」(A Nation at Risk)的報告,強調美國學生學業成就大幅下降,因而轉向注重基本教育的訓練。反視台灣的教育似乎沿襲著美國的腳步,在1990年代開放教育的呼聲四起、各種教育標準的放鬆、課程大幅的變革,許多學者、家長已經憂心台灣教育的表現是否會因而下滑。然而,台灣目前並沒有一些較可信的證據可以說明教育表現的概況。  

學生成就的國際比較已經成為評估教育系統表現的基本工具(OECD,1998)。無庸置疑的,學生成就表現在教育成就上確是舉足輕重,且國際間學生成就或教育成就的比較可以提供增強補弱之效。本文首先說明美國教育成就的評估,再者說明台灣目前有關教育成就的發展狀況,最後從美國教育成就的評估,對目前台灣教育成就方面提出建議。  

貳、當代美國教育成就的評估  

 

美國對於教育成就的重視可以從一些教育改革發展中看出端倪。最早是受到俄國科技強大的衝擊,反思到國內基礎學力成就的低落,即讀寫算能力的明顯不足導致國家的競爭力降低。再者,是六○年代的平等主義揭示了族群的教育機會應均等及教育成就應相同。後來,七○年代推動績效(accountability)運動,更說明了學校應該創造高效率及高學習成果。到了八○年代的回歸基礎教育運動,體認到基本教育中讀寫訓練的重要性,若不注意教育成就的衰微,國家就會陷入危機的狀態。邇來,在1994年,柯林頓總統向國會提出「目標二千年」的教育計劃,其希望重振美國公立教育的成就。從而得知美國對教育成就的重視著實不遺餘力。  

Stedman(1998)在《Brookings paperson education policy》一書中提到,美國當代關於教育成就爭論的評估,概述如下:  

一、成就衰微的爭論  

有一些問題是關於今日學校的品質及應如何改革的公眾爭議的中心:  

1. 現在的學生是否如早期年代的學生具有文學素養及豐富的識見?  

2. 現在的學生之學習是否如幾十年前的學生一樣多?  

3. 現在的學生是否精通基礎的知識和技能?  

近二十年來,橫跨教育及政治領域的教育者已經注意到成就的衰微。他們指出學術性向測驗(Scholastic Aptitude Test, SAT) 的衰微、閱讀表現的惡化、貧乏的歷史知識。他們譴責學術標準下降的衰微,特別是教科書品質下降、選修課程的擴張、訓練及社會促進的放鬆、降低對讀寫的強調。有些人已經請求公立學校復興他們西方文化的價值和知識。  

關於衰微有兩個主要的說明:一是普遍的衰微始於1960年的中末期迄今。二是這普遍的衰微在1980年結束,在1980∼1990年有部份的恢復。  

但也有一些研究者主張:學校的成就是在歷史的高層次且衰微的報告是過度的誇張、甚至於偽造。如修正主義的聲音,Bracey認為教育系統的表現比以前要好,且學生的表現已經上升到空前的層次;英語教師的國家委員會也宣稱今日學生的讀寫比二十世紀歷史中任何時間要來的好。  

這些爭議對學校的改革有非常巨大的隱含。一方面是-如果學生的成就真的已經衰微,那麼復興早期的教育政策可能是急需的;另一方面是-如果學校普遍是成功的,那麼像重建學校及教育的這些改革可能是不需要的。  

在成就趨勢的爭議上,有四個主要證據的形式散發光芒:1.國家的評量資料,2.SAT的趨勢,3.測驗常模再建的研究,4.持續性研究。在爭論的兩邊,時常誤傳這些證據和忽視矛盾的資訊。這些參與者很少談論使用資料的限制。雖然這些爭論似乎是沿著意識型態的路線而走,但政治和教育信念差距很大的教育者已經擔憂「卓越」的衰微。  

二、定義和測量成就  

在最近十年,認知和學習的新理解已經發生了。學習牽涉到知識、技能以及工作和情境脈絡的多變。  

自從1980年中葉,評量已經較能反映這些新的認識,但在回顧歷史的資料中,早期的定義和測量是有所限制的。儘管如此,這歷史的資料是有用的,因為他們提供長期成就趨勢的證據,而且可以明顯的指出成就衰微的國家的爭議。一些長期趨勢的最可靠測量,像來自「國家教育進步評量」(NationalAssessment of Educational Progress, 簡稱NAEP)的測量,已經使用學習和測量的現代概念。  

研究者的解釋已經十分依賴於下列的測量-NAEP, SAT, 或者是標準化測驗趨勢;他們使用的統計是標準化分數,百分位數,百分比校正;他們非常小心的說明測驗的母群和測驗內容關聯的改變。  

三、成就趨勢  

美國成就趨勢最好測量是來自NAEP,其是由教育測驗部門(ETS)所運作的一個聯邦補助計畫。從1969年,NAEP採用大量的、有代表性的學生樣本去建立趨勢。這個測驗的結構和目標已經透過課程專家、家長、教師、商業領導者和政策制定者的貢獻發展而成,他們反映了學生應該知道和可以去做的廣泛的共識。這趨勢系列是把焦點放在9、13、17歲的年齡,也產生第二個平行的測量(合併課程內容和測驗方法的新發展)在4、8、12等級。它報告學生的百分比在三個新的能力層次俴訄臕扛滿B精練的、高級的---。  

NAEP的測驗具體化知識和技能的豐富概念,這個測驗也時常使用開放的問題要求學生建構他們的回答。  

NAEP和其他測量相較有一些不同的優點,這是因為-1.它採用國家代表性的樣本。2.它測量學校的內容。3.它使用多樣的測驗方法。對照之下,SAT趨勢是建基於態度的測量而非學校的內容。  

NAEP的評量趨勢為何?伴隨著一些變動,學生成就已經是基本的穩定。如下所述:  

有些小小的增進:在9歲的科學成就及9、13歲的數學成就在1980∼1990年間提升了。  

書寫的表現大致上是穩定的。NAEP的分析家報告-在1988年書寫的表現實質上和1974年是相同的。  

儘管這些一般的平的趨勢,一些修正主義者和其他人已經將NAEP的分數刻畫成是“全時的高水平”。  

普通模式下一個重要例外應該不能被忽略-在1969∼1982年間,17歲學生的科學分數實質的下降,而且未完全的恢復。22點的衰微相當於下降到大約第32個百分位。再判斷13歲的表現,這幾乎是一個兩年的衰微。這個特別的趨勢符合了發生在1970年衰微的情形。  

NAEP也已經評量公民的成就好幾次了,雖然這並不包括在正式的趨勢研究中。這分析顯示17歲公民的表現在1970年代早期下降,而且在1988年(59.6)可能低於1969年(73)。13歲的表現也在1970年代的早期下降,而在1980年代有一些輕微的增進。  

卓越的衰微可能和高分學生的流失有關。在SAT上,於1970年代的早期,語言分數在600分以上有一個下降(11→8%);高數學得分者之比例也有實質的下降。  

在美國大學檢定計劃 (American CollegeTesting Program, ACT)中,高得分者的比例(26﹪以上)在1970年代的上半葉是穩定的,在1980年下降1%,在1990年已經提升了。  

從一些數據中可以看出,高等學校的畢業率已經好幾年徘徊在82∼86%之間。  

四、SAT的衰微  

SAT的分數戲劇性的下降---舉例來說,語言分數在1960年中葉和1980年之間,下降超過50點到424;在1980年代早期有些許的提升;但在1991年下降到422的全時低水平。數學分數方面,在1980年左右,在他們的466的凹處已有穩定的提升,但維持低於1970年的程度。  

修正主義者已經將全部SAT的衰微歸因於在受試團體的人口統計學的變遷,並且駁斥SAT不能指出成就的衰微。Bracey指出少數民族和學術弱勢受試者的戲劇性增加且歸結說:並沒有衰微的存在。對照之下,學校批評者普遍接受SAT在表面價值的衰微,或許忽略了人口統計學的影響,而且相信它反映了在美國學校教育品質的一個真實衰微。  

教育機會的歷史擴張,特別是在1960年代期間,戲劇性的幫助改變這受試團體。在1941年,SAT的常模大約由一萬一千個學生而成,其大部分是白人、男性、中產階級的學生。而在今天的SAT是被超過一百萬的學生所測試,且幾乎1/3是少數民族和較低的社經地位者。這些學生的學前準備較弱,而且少數民族的學校多處於貧困情境;因此,今天的分數可以被理解低於1941年的500的常模。  

在1960和1970年代之間,少數民族受試者驚人的增加並不能解釋白人學生SAT分數的大量衰微。  

大學委員會特殊的顧問小組研究在1970年代中葉SAT分數的衰微,其結論是:在受試團體人口統計學的變遷、改變的家庭大小、出生序的影響(么子的分數較低)等。  

這顧問小組主張-低分學生影響衰微的結論是虛偽的。這真實的原因是在於少數民族的貧乏教育和受試團體的擴張。  

一些修正主義者認為,SAT分數的衰微是一個令人不安的提醒---教育的平等和寬廣的卓越還尚未達到。  

 1. 階級地位和SAT的衰微(Class Rankand the SAT Decline)  

在1980年代後期和1990年代早期,所有階級地位團體都有衰微的語言分數,這反映了普遍的語言趨勢。在1976∼1990年之間,白人學生的語言分數下降;而少數民族學生團體的語言分數在1970年代後期下降,在1980年代後期又再度下降,這和國家的語言趨勢是平行的。  

 2. SAT衰微的大小(Size of the SATDecline)  

語言的衰微大約是1/2個標準差,意指1990年代大學生的表現是在1960年的第32個百分位;數學的表現已衰微到第38個百分位。  

這SAT是由80個語言、60個數學題目所組成。54個語言分數的下降相當於答錯5又1/2的問題,或大約7%;36個數學分數的衰微相當於答錯3又1/2的問題,或是6%。全部分數的衰微,總計相當於只有一對題目,或是3∼4%。  

3. SAT和學校表現(The SAT and SchoolPerformance)  

在SAT表現的衰微並沒有聯結於學校已經做的事情。Jackson發現教育改革並不是SAT分數下降的主要原因。  

大學委員會已經強烈的警告反對使用SAT去測量學校的品質與效能。SAT不能測量在高等學校課程發現的大部分知識,它是一個速度和耐力的測量。  

在1967∼1976年SAT最大衰微的期間,學生在六個主要的成就測驗上表現增進。有20%的學生參加此成就測驗也參加SAT的測驗,這些學生比前人有較低的SAT分數,但在六個成就測驗中有高成就分數。這顧問小組說明SAT正改變和高等學校教育的關聯性。  

五、在1970和1980年代國家常模測驗的趨勢  

我們應該關心於判斷這個衰微。但這堅定的描述是有疑問的---  

1. 標準化測驗是被建構在測驗表現的小偏移可以產生大的改變在百分位數和等級。  

2. 組成的改變引起部份的衰微在這些測驗上(如SAT)。  

3. 標準化測驗常模的再造並不是可信的國家趨勢的測量。  

4. 這衰微須放進一個歷史的脈絡。  

5.擴張的證據和1970年代的衰微不一致。  

六、持續性研究  

持續性研究的結果,可以綻放光芒於學生成就的歷史趨勢的競爭觀點上。一些進步教育的批評者已經主張一個在20世紀早期學校歷史的轉變---從一個學術取向的機構到一個社會和職業的機構---造成學術表現上主要的衰微。  

在1960∼1970年間,開放教育的出現、標準的放鬆、薄弱的課程產生了“美國教育歷史上第一重要技能的衰微”。  

在20世紀的課程,以學生為中心教育的提升及語音學放棄的支持傷害國家的閱讀成就。  

研究者已經系統的評估:高等學校進入一個大眾機構的轉變如何影響主體關係的成就。  

七、解釋趨勢  

在一些重要的指標上,這四個成就證據的型態顯現出十分穩定的表現,但特別在1970年代也有一些變動和衰微。這些真實的證據是散亂的以及趨勢是混合的-  

1. 穩定的∼在NAEP閱讀評量、持續性的研究和ACT自然科學測驗。  

2. 小提升∼在NAEP低齡的數學評量和NAEP9歲的科學評量。  

3. 衰微和部份提升∼17歲的NAEP科學分數和SAT數學分數。  

4. 衰微後沈滯∼SAT語言分數和NAEP高等學校公民分數。  

在1990年代學生的平均表現和1970年代並無太大的差別,有部份是因在1970年代的衰微後,一些分數慢慢的恢復。  

有一些學者主張:增加雙倍的消費伴隨著平平的分數,意謂著教育系統已經變得較沒有效率。  

八、機會均等的趨勢  

修正主義者主張真正的成就問題在於少數民族和都市的學校教育。NAEP的結論也顯示,一再拖延的成就鴻溝是存在於不同的種族和民族之內。這是非常鮮明的-這鴻溝隨著時間已經變得更大了。在某一個測驗中已發現,17歲的黑人學生很少表現優於13歲的白人學生。  

學校和社會維持分離到兩個不同的世界-一個是黑的,一個是白的,維持著分離與不公正。  

九、成就衰微的意涵  

1. 超過50年持續貧乏的學術成就是一個不安的新聞。  

2. 在少數民族和白人學生的成就之間持續的鴻溝是令人驚慌的。  

3. 學生需要具有豐富的知識,去面對關鍵的人事、社會的努力和文學的工作,以修正這個多元文化的社會。  

4. 這些成就的資料只是圖像的一部份,我們需要由其他證據去探索事物的脈絡。  

5. 教育改革的努力必須成為廣大社會和政治事項的一部份,這說明社會的不均等、不適當的健康關懷和居住、經濟的不安全、商業的文化,可能降低了教育和學習的價值。  

在我國也有許多學者對美國的教育成就深感興趣並進行研究。如江芳盛(民86)嘗言:「美國學生的學習成就真的如《國家在危機之中》所述及的那麼差嗎?」此言質疑美國SAT分數所反應的學生成就衰微的事實,以及學生成就國際性比較的結果。江芳盛(民86)又根據美國學者研究的資料,分析美國SAT分數衰落並不能完全代表學生學習成就的低落,而可能是參加考試的學生在人口組合上的變化(少數族裔參加此測驗的人數逐年增加),再者,學生成就國際性的比較也忽略了文化差異的問題(各國學生對考試和分數抱持的態度不同)。  

綜上觀之,美國對全國教育成就關心,已付諸許多研究與行動來實踐,縱然有許多不同的觀點與爭議,都是對美國教育成就的肯定或發出警訊,成為可以提昇美國教育成就的墊腳石。  

參、台灣教育成就的發展  

 

隨著「教育國力」對國際競爭力的影響日增,伴著「教育改革」對國家及國民的影響日鉅,台灣對教育成就的注目,已漸漸浮現於許多教育研究與教育實踐之中。  

在我國強調教育成就的重要性,可在教育指標的發展中窺知一二。  

一、OECD教育系統的指標  

莊謙本(民88)介紹經濟暨合作發展組織(Organizationfor Economic Co-operate and Development , OECD)的國際教育比較指標,其著眼點主要在政府的教育統計、教育經費、教育歷程、教育人力投入與教育成效。其中的一大類為「教育成果指標」,係指教育系統所產生的結果,可分為三方面:  

(一)學生學習成就(student outcomes)  

1.  學生閱讀力進步情況  

2.  學生閱讀次數  

(二)教育系統結果(system outcomes)  

1.  高中畢業率  

2.  大學畢業率  

3.  以學科領域計算完成第一個學位的比率  

4. 科技人力市場中讀完大學科學工程學位的人數比率  

(三)就業情況  

1.  按教育程度計算的失業率  

2. 不同教育程度的年收入與高中畢業生的年平均收入之比  

3.  男女待遇的比較  

4.  不同行業從業人員所受教育年數  

5.  畢業離校後即未再受教育的失業率  

我們可應用OECD的教育成果指標,來檢視國內教育的成就,應有不同的發現。惟學生學習成就指標僅以學生閱讀力進步情況、學生閱讀次數來涵蓋,似嫌不足與偏頗。  

二、學校表現指標  

 

個別學校的表現,構成了整體教育的成就,實不容忽視。因而王瑞壎(民88年)進行「國中階段學校表現指標之研究」意義非凡。其研究是根據國際學校表現指標,建立適合國內需求的學校表現指標系統。其根據CIPP模式所建構的學校表現指標如下:  

(一)背景指標  

1. 學校面積  

2. 學生數  

3. 班級數  

4. 單親家庭學生數  

5. 隔代教養學生數  

(二) 輸入指標  

1. 學校經費  

2. 資訊資源  

3. 人力資源  

(三)過程指標  

1. 中途輟學學生數  

2. 學校社團  

3. 家長參與  

4. 課程教學  

(四)成果指標  

1. 學業成就  

2. 學習結果  

3. 系統結果  

從此研究更建立了解學校表現的途徑,我們不再以為學校教育的運作與成果只是一個打不開的黑箱。在其中成果指標(輸出指標)以學業成就、學習結果和系統結果來權衡,應可為學校表現指標之參考,亦為學校表現指標初試啼聲。我國教育成就的表現受到學校成就的表現之連帶影響。  

三、教育基本學力指標  

民國八十三年第七次全國教育會議特別指出,亟須從事我國中小學教育標準與學生學力指標之研究,了解中小學學生整體學力情形,供檢討當前我國中小學教育發展現況之用,並進一步作為各項教育決策之參考,由此而展開對中小學學力指標建構之研究(黃政傑等,民85)。由上可知,學生學力指標之建構為全國所重視,亦是刻不容緩的工作。  

吳清山和林天祐(民87)認為基本學力是指所有學生接受學校教育之後,共同習得之最基本的能力或成就表現。又近十年來,歐美教育先進國家有鑑於人力資源對於提昇國家競爭力之重要性,紛紛投注於各級教育學力指標之研究,期能建立適切的學習成就標準,以作為提昇教育品質之依據。而我國對於教育學力指標的研究,近年來也不遑多讓。  

我國在1998年推出「基本學力測驗」政策欲取代高中聯考之後,即著手建立各學科基本學力指標。何謂基本學力指標呢?李琪明(民87)將基本學力指標定義為:藉以瞭解群體學習者是否獲取「基礎且又必要」之學習成就與發展潛能之一套客觀量化指示系統。在國內有關教育或學力指標之研究已漸綻其光-如張鈿富(民84)台灣地區教育指標建構之研究,鍾任琴、王保進(民84)國民小學社會科基本學科學力指標建構,黃政傑等(民85)中小學基本學力指標之綜合規劃等。還有目前如火如荼進行的相關研究,像由簡茂發主持之「教育指標系統整合型研究」(87.1∼89.12國科會專案)、由張鈿富主持之「桃園縣教育發展指標研究」(87.7∼88.6桃園縣政府委託專案)以及由歐陽教主持之「我國中小學國語文基本學力指標系統規劃研究」(86.11∼89.6教育部教研會委託專案);這些研究都是為了規劃建立一套客觀周延的教育指標系統,可以具體指出我國的教育發展狀況及趨勢,亦可評定教育的品質,藉以看出教育系統的問題所在。這些致力於教育指標研究的學者,都在為我國的教育打造一面明鏡,去反映出我們真實的教育,然後肯定教育的成就,或對生了病的教育對症下藥,讓我國的教育可以生機蓬勃、穩定前進。  

綜上而論,我國教育成就的評量係須由許多教育指標來指引。而教育指標目前在我國的發展乃甚囂塵上,是教育研究重要的一環。黃政傑等(民87)認為:到目前為止,我們仍缺乏一套完整的教育指標系統,能涵蓋各個教育層面、教育階段,且能反映各項教育基本資料的輸入,及建立有系統、公正、可信、有效的評鑑體系,來評估學生的學習進展情形,因而無從了解現階段各級學校學生的學習成就狀況究竟如何。這確實是一個等待發展的重要課題。  

肆、結語  

 

二十世紀夾雜著各層面的激盪、孕育著量與質的兩難,從人類的歷史中跨進,正是一個傳統與創新互融的叢林景觀。在1990年著有《2000年大趨勢》的奈斯比(Naisbitt)就曾說:「下一個世紀是一個更形高度競爭的世紀,主導致勝的契機是誰在教育上的投資多,誰就能多擁有一份主宰世界的力量。」是的,「學力等於國力」日漸受到了肯定,正也說明了教育的表現已是大眾睽視的焦點。  

美國為了知悉全國教育成就的情形,在中央設有「國家教育統計中心」(NCES),蒐集和報導教育統計方面的資訊,可以了解美國教育的品質與成就;在學力指標方面,有「國家教育進步評量」(NAEP)可做參考,NAEP主要的目的在了解學生學習進展的情況,以促進教育和課程革新,也提供影響教育成就表現的因素。相較於我國,教育成就已成為國家和民眾關心的焦點,但並無一個全國性的單位來負責教育成就的發表與研究,確是遺珠之憾。  

筆者嘗試從美國教育成就的爭論對台灣教育成就的發展有若干建議:  

 1. 整合全國教育資料,建立完整教育資料庫,方能進行整體分析和長期教育情形比較,以了解現今教育成就的狀況。  

 2. 成立全國性的教育指標單位,專職負責研究全國教育指標,並進行教育統計資料的處理。  

 3. 參與國際性教育組織,以了解國內教育成就在國際上的評比,並習得他國經驗以提昇我國教育成就。  

 4. 基於公正(equity)的考量,應注重全國各族群、各社經地位以及不同性別教育成就的平衡,以縮短其差距。  

 5. 教育成就指標的建立應涵蓋各層面的考量,不能偏於某一方面。  

 6. 除了應用教育指標以了解當前教育成就之外,還必須注意各層級、各不同教育系統間存在的差異。  

 7. 教育成就指標應隨著環境和時代的變遷做適當的調整。  

 8. 引用他國的教育成就指標應衡酌我國教育的國情以修正之。  

 9. 鼓勵教育相關學者及人員從事教育成就方面的學術研究。  

 10. 參照國際教育標準或指標,統整國內現有的各種教育統計,建立適切且可供比較的教育成就指標,以作為制定教育政策的依據。  

伴隨著教育改革的浪潮,大家很想知道改革成效的大小優劣,如美國教育一般,假使沒有成效或起了反作用,我們該回歸或保留一些傳統的政策;假使有莫大的成效,我們當支持改革的政策及措施。因為教育不容盲目跟進、也不容剛愎保守,而是要隨時的反省與檢視,正確的選擇合適的方向去努力,讓個人和國家的教育成就得到雙贏!  

台灣的教育是否正趨向衰微呢?學生的品質是否日漸下降呢?這似乎無法蓋棺論定。除了期待教育學者精心研究的教育指標系統的成果出爐,我們的教育系統仍逃不過二千多萬人民的眾目睽視與殷盼……。  

參考書目  

 

王瑞壎(民88)。國中階段學校表現指標之研究。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教育政策與行政研究所碩士論文,南投,未出版。  

江芳盛(民86)。美國學生的學習成就真的那麼差嗎?-相關研究數據與資料的再省思。比較教育,44,41-47。  

吳清山、林天祐(民87)。基本學力。教育資料與研究,25,77。  

李琪明(民87)。體檢教育提昇品質論基本學力指標之研究與發展。研習資訊,15(5),9-18。  

孫志麟(民85)。亞太地區教育成就指標之比較分析。教育研究資訊,2(4),18∼40。  

莊謙本(民88)。教育系統的指標。教育研究資訊,7(1),138-146。  

張鈿富(民84)。台灣地區教育指標建構之研究。國科會專題研究計劃成果報告(編號:NSC84-2413-H-0040 002)。  

黃政傑等(民85)。中小學基本學力指標之綜合規劃研究。教育部教委會委託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中心研究專案。  

黃政傑等(民87)。我國教育指標系統整合型研究之規劃。科學發展月刊,26(6),671-681。  

鍾任琴、王保進(民84)。國民小學社會科基本學科學力指標建構。政治大學教育研究所主辦:邁向二十一世紀我國中小學課程革新與發展趨勢學術研討會。  

OECD(1998). Education at a Glance.OECD indicators. Paris: Author.  

Ravitch, D.(1998). Brookingspapers on education policy. Washington: 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

top